行业动态

商机:组建海外安保公司

作者:新浪新闻中心 东方战略  浏览量:1431  发布时间:2016-08-16 10:11:09

    “一带一路”沿线60多个国家,大都处于发展中或不发达状态,总体安全角势复杂、严峻,特别是恐怖主义在此滋生和蔓延,增加了中资企业项目进驻的风险。据商务 部不完全统计,2010年至2015年,中资企业各类境外安全事件,共发生345起,造成了一定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并且仍呈上升趋势。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安全风险,存在一定的共性,大致可以分为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两大类。传统安全,主要包括:区域战争、边境军事冲突、社会治安等;非传 统安全,主要包括:恐怖主义、政治因素、政策法规、民情与舆论、自然灾害、医疗卫生等。目前,非传统安全对于中资企业所造成的影响,已经远远超过了传统安 全,成为“一带一路”安全风险的一大特点,务必予以高度重视。


  中国安保公司服务“一带一路”现状

    随着“一带一路”项目的持续推进,广大中资机构海外发展的步伐与力度正在迅速扩大,其中央企、国企是主力军。据统计,目前中资企业在海外的在建项目近100个,投资额已经达到1200多亿美元,未来投资存量空间超过8000亿美元,海外员工总数80万人左右。这些项目、资产、人员都需要一定比例的安保预算, 可见“一带一路”所造就的中国海外安保市场,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体量。

    近年来,中资企业海外安全意识逐渐提升,已经开始在不同程度上重视和启动了相关的海外安保工作。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一带一路”中国海外安保市场已经成型, 因为大部分中资企业在海外安保方面的具体工作,尚停留在研究和设计阶段,专项经费投入存在较大缺失。即使一些企业落实了海外安保预算和海外安保工作,大都也是用于企业自身开展海外安全管理以及在项目当地购买安全服务。可以说,中国安保公司能够参与“一带一路”中国海外安保市场的份额,是十分有限的。

    相对于中国国内的安保公司而言,一些知名的西方安保公司,有着几十年、上百年的发展历史,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区域内,或依托殖民文化延续影响力,或凭借霸权主义扩张强化执行力。而中国安保公司,与他们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尚处于开展“一带一路”海外安保工作的起步阶段,遵循中国“和平崛起”的战略大方针,通过“与人为善、防御优先”的姿态,构建出自己的海外安保执行力。

    中国安保公司建设“一带一路”海外安保业务,主要有三个模块。第一,出国人员培训,这是提升出国人员海外安全素质的有效方式,也是开展海外安保工作的必要前 提;第二,安全情报,包括风险评估、动态跟踪、风险预警等多个方面,在海外安保工作中起著领衔作用。第三,驻地安防,包括人防、物防、技防等多个方面,是 海外安保工作具体执行环节的主要内容。此外,根据不同的个案,还有特种护卫、紧急救援及撤离、海上安保等个案模块。

    目前,中国安保公司为中资企业“一带一路”项目提供服务,经过多年的摸索与实践,已经积淀了一定的经验和标准化作业办法,以“风险区域基地防御构建”为例,简要介绍如下:

  1、外层拉铁丝网,高度2.5米,最好铁丝网顶部再加装蛇腹铁丝滚网。

  2、中间层挖壕沟,倒梯形切面形状,壕沟宽度5米,深度3米。

  3、内层修建梯形土堤,高度2.5米,底部宽度3.5米,顶部高度1米。

  4、通道设置人员、车辆进出检测设施,四周设置瞭望塔并在塔顶安装探照灯。


 中国海外安保业务如何“破局”

    现在,社会上有一些声音,动辄就讨论中国海外安保工作“瓶颈”、“制约因素”等,这其实不够准确,甚至是盲目的夸大其词。中国安保公司发展“一带一路”海外安保业务,尚处于起步阶段,的确也存在一些难点、困惑,但这些都在正常范畴内,也是发展进程中必须经历的,需要正确去看待,相信未来一定能够尽快予以解决。包括:

    1、中国各个参与“一带一路”海外安保工作的安 保公司,认识水平参差不齐,在一定程度上是各唱各调的局面,缺乏国际化的思路和方向。服务于“一带一路”的海外安保工作,不单是保安服务走向海外,更不能 想当然的理解为“保镖出海”、“武力防护手段出国”、“组建中国海外雇佣军”等方式。而应该重视“安全情报”、“风险评估与管控”、“系统性解决方案”等 专业化程度较高的业务内容,提升这方面的能力建设。

    2、从业人员的培养机制不完善,行业人才匮乏,不能满足“一带一路”风险管控的专业化需求。中国安保公司派驻海外的骨干力量,业内称为安全官,需要很强的文武兼 备型素质,包含外语、军事、国际政治、社交等,能够有效的协调和解决海外安全问题。目前,中国安保公司的海外安全官,以军警转业人员为主体,有待进一步完 善专业化培训。同时,广大公共教育资源特别是高校,应该更多设立针对“一带一路”安全的专业,加强人才的培养。

    3、 中国安保公司发展“一带一路”海外安保业务,务必遵循中国的政策法规,以及国际法、东道国法,不能盲目照搬一些所谓的西方先进经验,立足于充分的可能性与 可行性,走出一条符合自身特色的发展之路。为此,需要从顶层设计入手,进一步强化和细化行业指导、行业监管、行业自律、合规经营,建设“一带一路”海外安 保执行力,保障行业的健康发展。


  “一带一路”推进中公民如何防范境外安全风险

    目前,中国安保公司主要是为中资企业“一带一路”项目提供服务,其中一些经验和做法,同样适用于指导公民出境的人身安全维护。所以,建议在有关部门的牵头下,编制“一带一路”人身安全手册,旨在提高出境公民的安全意识,以及提升应对意外风险的能力。


附:民营安保企业可成为维护我国海外利益安全的基本力量

    随着改革开放和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特别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实质性推进,我国家利益在全球范围内急速增加,相伴而生的安全问题也日渐突出。维护我海外利益安全,国家和企业投入了大量资源,海外撤侨、领事保护、国际救援及维和、聘用国际安保力量等行动逐年增多,成效巨大、代价巨大,但与需求相比仍显不足。有必要按照通行国际规则,建立政府与民间、国际与国内相互协调补充的海外利益安保体系,调动和发挥民营安保企业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多渠道、全方位维护我海外利益安全。


一、民营安保企业需要走出去

    收益总是与风险成正比,谁来保护走出国门的中国海外企业,业界呼唤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海外安保企业勇挑重任。截至2015年,我国共有超过1.5万家经济实体走出国门,在境外设立了4万余家企业,同年国家对外投资达1200亿美元、存量资源约1亿美元,境外劳务人员102万、留学生近200万、内地居民出境1.27亿人次。这些企业和人员,除需面对激烈的国际竞争,还要面对迥异于国内的安全环境,有效应对和防范绑架勒索、恐怖袭扰、暴力破坏、恶意拖欠,甚至民族、宗教冲突等事件,以及个别势力或合作对象的借机敲诈。作为深度参与国际安保市场竞争、为国家海外利益保驾护航的国内安保企业,却并未在该领域占据一席之地,部分走出去的安保公司,往往也只停留在某一点、某一地区,加之数量偏少、力量规模偏小和服务单一,有的还水土不服,难以有效履行国际安保职能,增大了国家海外安保的压力。

二、民营安保企业能够走出去

    中国海外投资者避免“孤军奋战”,寻求有效的安保合作是必然选择。目前,全球国际安保已形成一个庞大的产业链,每年安保需求超过1000亿美元,安防产品约1600亿美元,仅我国“三桶油”每年雇佣外国安保企业提供相关服务的经费就高达20余亿美元。这一行业,居主导地位的是欧美安保企业,如英国的装甲组织、国际情报公司,美国的CACI、泰坦、控制风险、黑水公司,以色列的BENITAL,南非的EO私人武装等,他们都是私营性质,占据了世界安保及安防产品的绝大部分份额,也逐步成为各国政府外包安全服务的主体。2003年美国政府以服务外包形式,将395亿美元的国防军事业务分包给了哈里伯顿公司;近年来英国的G4S公司对本国政府的安保业务,已拓展到了境外100多个使领馆及国家核反应堆安全、燃油和化学物质处理等敏感领域。经过几十年快速发展,这些国际私营安保企业业务遍及全球,行业规则十分健全。其中,在国际上获得广泛共识,包含了一系列国际法律义务和良好习惯的“蒙特勒文件”,具体规范了国际私营安保公司的组织、运行及管理,美国也将私营安保公司明确界定为非国家经营、以营利为目的,专门为私人或政府机构提供武装、非武装安全服务的公司。对有政府背景的国际安保企业,相关国际法虽然没有作出明确规范,但不排除一旦政府背景安保企业做出成绩时,国际上有些组织或个人就会借机生事,以维护其既得利益。

    中国民营安保企业发展既取决自身实力,更依赖于恰当的经营模式。我国由于民间安保起步晚、发展慢,加之政策不配套,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有效服务境外企业安全还有较多困难,需要进一步与国际接轨,加强引导,加快发展。一方面,我国民营企业实力雄厚。据全国工商联统计,2016年,我国民营企业500强入围门槛就达77.72亿元。这些民营企业生产、经营的相当大比例都已走出国门,自身也有较大的国际安保需求,加之境外工作经验丰富、情况熟悉,允许他们中有报国情怀、立志服务国家海外利益安全的企业,组建中国民营国际安保公司,基础条件厚实,筹划开展工作也较为简便。另一方面,民营企业经营方式灵活。由民营企业牵头组建国际安保公司,无论在产权结构、治理模式、经营理念、商业运作,还是在目标对象国准入态度、控制境外安保行动敏感程度、应对国际舆论可能影响等方面,都具有政府背景安保公司不可比拟的地位优势,也容易为目标对象国政府和民众所接受,更有利于开拓国际市场,化解可能遇到的各种风险和危机,避免因境外安保行动而带来的战略被动。特别是在许多国家法律中,不承认政府作为投资者的公司法人,对外国政府控制的企业投资态度谨慎,对涉及主权和执法权的国际安保行动更为警觉敏感,以民营安保形式,可最大限度克服时间、空间、主权、法律等制约因素,方便进入相关国家。再一方面,民营企业具有资本运作优势。可依照所在国的法律规定,采取独资、合资、合作等方式经营,自由从全球调动可用资源,兼并或收购相关企业和资产,整合国际和地区资源,扩大经营范围,并针对不同时期、不同环境、不同对象、不同种族、不同文化等变化,分配资源,占领市场。

三、民营安保企业必须走出去

    中国海外企业要想不成任人拿捏的“软柿子”,符合国际通行规则的民营安保一定要跟上。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我国海外经济损失每年都在60-80亿美元、人员伤亡达1400人以上,企业投资和工程建设因安保原因造成工期延误的损失更不可估量。如中石油,现为伊拉克最大的外国石油公司,根据与伊政府的协议,伊方为中石油提供安全服务,但伊石油警察并不负责中方的营地安全和出行安全,中石油不得不寻求国际私营安保公司服务,而购买国际安保,常常面临要求多、条件高、价格贵等问题,在国际安保企业鱼龙混杂、忠诚度难保证情况下,其安保效果很难满足企业需要。

    海外利益是我国家利益的重要组成,对其安全不能假手于人,更不能仅靠国家大包大揽,也不能任凭国内现有安保企业简单走出去单打独斗。在政府很多事情不可能全部顾及、处置上也存在诸多不便情况下,遵循市场规律,依据国际惯例,充分发挥民营企业优势,加速构建我国自己的民营国际安保企业尤为关键,这也是国家境外安保体系建设的有益补充和重要延伸。为此,应立足我国国情,针对国际市场需要,着力发展中国特色的民营国际安保队伍,确保力量成规模、服务成体系、行动成典范,为国家维护海外利益安全尽责,为国际安保领域竞争助力,进而彻底改变我维护海外利益安全缺少抓手的被动局面。在此基础上,境外安保服务还要坚持做到以我为主、以相关方为辅,合作谋安全、共赢促发展,力求做到以国家境外安保体系为骨架,以民营安保为脉络,共同为我境外企业、机构和人员提供常态化的安全保障。

    烈火炼真金。我们坚信,面对我国严峻的海外利益安全形势和迫切的安保需要,一批有国家责任感、有胆识、有经济实力的民营企业家会挺身而出,组建并完善合乎国际要求、有国际竞争力的跨国安保企业,积极参与国际安保领域竞争,为维护我国家海外利益安全作出应有贡献。